秘语蓝宝石

【千我】柠檬味

【新开的坑,不保证填完】
【预计长篇】
【文笔渣将就着看吧】
【勿上升谢谢】

轻轻摇着透明的玻璃杯,杯里是澄澈浅金的液体,在阳光下显出诱人的光泽。柳瑾瑾喝了一大口,完全不顾刚才已经挤进去的半只柠檬,反而还像小猫一样眯着眼睛舔了舔嘴唇。“新鲜的柠檬,有太阳的味道。”

林星辰敲了敲她的脑门,说:“你可别陶醉了,喜欢柠檬也不带这么吃的,怎么样,牙酸倒了没有?”

柳瑾瑾不满地揉揉额头,咂咂嘴说:“是有点酸,不过还能接受。不过阿辰啊,你要是再敲我脑袋,非得敲傻了不可,到时候谁再给你补数学?”林星辰抱着胳膊哼了一声,“要不是我男朋友这两天有事••••••”柳瑾瑾赶紧去捂她的嘴:“哎呦我的祖宗,打住吧,我可不想吃狗粮了。您随意,随意,行了吧?”

没错,我们的柳瑾瑾童鞋可是名副其实的单身狗一只。说实话,她乱糟糟的刘海,似乎永远都梳不顺的头发和皱巴巴的校服确实让男生们对她提不起兴趣。不过人家一点也不在意这一点,她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钻研数学了,在班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尖子生。每天抱着一罐加了冰糖的柠檬片顶着引人注目的刘海招摇过市也一点都不会脸红。

她家的条件不差,但父母常年在国外,也没什么时间来管她。

幸好还有林星辰这个知心朋友,不然她大概就是班里孤零零的那一只了吧。

“hey,看路啊。”当她第n次抱着柠檬罐子顶着刘海大刺刺地走在走廊里的时候,终于有人提醒她了。柳瑾瑾抬头,只看到那人的肩,她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真是漂亮的锁骨。”她一边这么乱想一边继续抬头,一张俊脸撞进了她的眸子。

空气足有半秒的沉默。

“小心撞到人。”还是对方先说的话,柳瑾瑾抱着罐子直愣愣地盯着他,“啊,对不起••••••”男生笑,嘴角漾出两个小小的梨涡,“没事,注意安全。”柳瑾瑾等他走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我••••••刚才要干嘛来着?对了,泡柠檬水去!”说完一溜烟就没了人影,走廊上来往同学脚步匆匆,甚至没人注意到她绯红的脸颊。

像很多老套的电视剧一样,柳瑾瑾这时候应该先去找林星辰吐露心声然后坐等男神再来撩一下自己然后要死要活地爱上他展开新的追求攻势。

对不起她柳瑾瑾才不是这样的人。

在一大堆集合题里,柳瑾瑾抱着杯子把柠檬汁吸得滋溜响,耳边只有林星辰絮絮叨叨地讲着今天的新闻。过一会等林星辰说累了,喝一口水休息的时候,柳瑾瑾突然发问,“阿辰,你男票怎么样啊?”林星辰被她问得一愣,答:“很好啊,怎么啦?”柳瑾瑾不依不饶地问:“好在哪里?”林星辰扳着手指给她一样一样地列:“比如下雨给我送伞啊,比如给我买好吃的,比如我伤心了他会来关心我啊••••••”

还没说完呢,就听见柳瑾瑾搁那自言自语:“那男票和妈有啥区别啊?”

林星辰吐血 ,和这个恋爱小白痴真的讲不清恋爱的甜蜜啊。

【今天的随笔get】

【千我】一叶知秋

【生贺】
【灵感来自肆久年童鞋】
【就是自己作为千纸鹤的自白】

教室一片刷刷落笔声,从窗口看进去只看得见乌央央的人头,空气寂静得可怕。窗外树枝上,几片枯黄的叶子在凌晨的风里摇摇欲坠。

叶言知握着笔长叹,脑子里还循环着韦达定理。“什么破学校这么晚期中考,前面学过的都忘了啊,还要错过千玺的生日会……”闺蜜扯扯她的衣袖,“少抱怨了,班主任来之前把作业抄完,不然我也不帮你打掩护!”末了安慰她,“努力一把,放学带你去火锅店,学校边上新开的。”

叶言知翻了个白眼,“姐姐,我是住宿生,没有走读证出不了校门。”闺蜜把作业往她面前推一推,“好啦,晚上找个人借一下走读证,混得出去。快快快,快点抄!”

她背后的书包上,标着“易烊千玺老婆”的徽章明晃晃地挂着,她向后瞄了一眼,对自己说,早安,新的一天开始了!

叶言知喜欢易烊千玺不是什么秘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刚喜欢上的时候,她疯狂地买着周边,甚至买了轻松熊整天抱着睡觉。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转眼就是三年了。

有些时候,日子过得久了,当初的怦然心动就变成了习惯,就变成了执念。

她对所有人宣布自己的爱豆是易烊千玺,对所有人说自己心里永远只有易烊千玺。

到头来是不是还是带着满满的书包走在充满露水的晨光里,抱着厚厚的课本走在昏黄的路灯下?

最孤独的还是我和你就算只隔了一道屏幕,告白持续了十年也不会有回应。

不过我有我的办法让你幸福。叶言知攥着拳头对自己说,我可以给你祝福,我们千万千纸鹤的祝福像海洋一样,一浪一浪,一直推到你的面前。

……

放学的时候闺蜜真的拉着她去了火锅店。两个人借了学长的走读证,偷偷摸摸出了门。溜进拥挤的火锅店,到处都是氤氲的热气,闺蜜点了密密麻麻一大堆菜,叶言知伸出手阻止,还没开口呢,闺蜜就拦住了她,“别,今天我请客,你别嫌多。”叶言知狡黠地笑:“你请客,怎么会嫌多呢?吃不完就打包带走,我要带给学长吃,毕竟人家借了我们走读证呢。”

闺蜜八卦地凑过来,“诶言知啊,学长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我今天就看见他在门口等你好久了,看你的眼神也不一样!”叶言知的脸可疑地红了,闺蜜打趣道:“真有奸情啊?上次是谁讲除了千玺谁都不要的?”

闺蜜的脸在浓浓的白雾里影影绰绰,叶言知笑意不减。

啊,那个少年,围绕了她的整个青春,那么多疯狂的事都为他做了,最初的暗恋也是他的……

最后还好不是自己一个人。

秋日的晚风无声地在吹,一片孤零零的枯叶像蝴蝶一般飘落而下。

周五回了家,叶言知习惯性地去打榜,然后看着黑屏发呆。

她突然转身打开水彩颜料铺开纸,一笔一笔画着自己的梦:铺天盖地耀眼的红,他穿着白色红纹的西装远远地站在画面中央,伸手似是在打招呼,又像是告别。

深红色的颜料潇潇洒洒写下一行字:

祝千玺17岁生日快乐!

祝你快乐,生日快乐。

我会一直一直陪你走下去,走过经年。

【每次都是短小我能怎么办】
【生日快乐千玺~一直一直爱你!】

混沌邪恶不就是我吗

酒儿:

秩序邪恶的我假装看不懂的样子
(|I|'— —)

肆曰:

中立善良→→→秩序邪恶

智熄会:

哈哈哈哈哈我一定是守序善良【bu

我想吃牛肉粉:

试试 笑死

蛰伏。:

那个...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雷亚】错步

【军训时无聊随手速打的(并且还在复健中)】
【人物场景严重ooc请注意】
【不要吐槽细节有你看的不容易,挑刺出门左转】

一定是他们在创造我的时候加多了“保护”,以至于我的心里塞得满满的,放不下“爱”,甚至放不下一个你。——题记

偌大的宫殿里,金色披风的身影坐在台阶上,凝视着大厅中央的丽影。

“你说大局为重,天下苍生等我守护,可在我眼中,何为大局,何为天下,?失去了你,对我来说就失去了整个天下。”

“我今生最大的错步,就是将你请来赫尔卡。”

——————————————————

“报——赫尔卡城沦陷!”年轻的雷神坐在王位上,修长的指尖轻轻揉着太阳穴,“赫尔卡城……可是赫尔卡星的心脏……”他身后的战神主动说:“雷伊,我带着缪斯去赫尔卡吧,反正小卡和布莱克他们马上就到了!”

是了,除了雷神的好兄弟盖亚,谁还有这样的勇气直呼他的大名?

雷伊长出一口气,道:“盖亚,真是谢谢你这些天帮我,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最近我刚继任雷神,赫尔卡星上就爆发了内乱,我怀疑这是有预谋的,毕竟我还年轻,而这赫尔卡星越加繁荣,很多双眼睛都对这里虎视眈眈……”

盖亚拍拍他的肩膀,无言地摇摇头。

“去吧,如果撑不住,一定要发信息叫我。”

雷伊看着盖亚离开的背影,闭上了眼睛。

眼前忽然就浮现了一个立在桃树下的女子,用浅蓝的发带束起亮蓝色的长发,一双眼睛笑得弯弯,染上了三月浅阳的颜色。

“雷伊,你看这冰雕,雕得像吗?”她巧笑嫣然,白玉般的手抚着一尊冰雕,冰块在阳光下反射光芒,分外好看。

看着看着,似乎就陷进了软绵绵的梦境里。

“雷伊?雷伊?你怎么睡着了?”声音由远而近,雷伊睁开眼睛,蓝白的身影映入眼帘,“小卡?”卡修斯奇怪地歪头,“你还好吗?是不是这两天太累了?”突然伸出一只手,拎住孩子的衣领把他向后拖,露出一张冷峻的脸:“雷伊,别累坏了,实在不行就去休息一会吧,这里有我们。”

雷伊抬眼望望布莱克,摇摇头,“没什么,眯一会而已。”低头思索一会,忽然道:“我想到一个帮手。”

塞西莉亚星。

华服的女子立在冰镜前,抚摸着光滑的镜面,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雷伊,你来了啊……”

“阿克,出来吧,一旦赫尔卡星沦陷,战火很快就会烧到塞西莉亚的。”阿克西亚站在宫殿中,与战神联盟一墙之隔,“你明知道,就算你不找这种蹩脚的借口,我也会来的。”阿克把这句话深深埋在心里,嘴上只淡淡道:“当然,我不会坐视不管。”

直到和雷伊并肩站在包围中,阿克也没有畏惧和后悔。

“这里都是机械系,阿克,当心!”当然,她知道,机械克冰,但这又有什么呢?雷伊就在身边,每次剑一挥,都会融化一大堆机械精灵。

“滴”的一声,一个光屏出现在雷伊和阿克身前,“赫尔卡遭遇埋伏,请求支援!”署名是,盖亚。雷伊脸色当场就变了,阿克也看见了信息,沉默了一会,挥手震开了几个冲上来的小兵,又被另一个领头的击中了肩膀。

雷伊被惊醒,转身就击飞了刚才那个伤她的家伙,自己疏忽了一下,险险避开了一道攻击,却脸上留下了一道血迹。

看着雷伊舞着剑,俊秀的脸上渗出汗珠,阿克咬了咬发白的唇,用尽全力憋出一句话:

“雷伊,这里有我呢,速至赫尔卡城!”

雷伊向来最听她的话,但这次却犹犹豫豫地看过来,她心下大急,向他遥遥一挥手,一股力卷着他飘出几十米远,直接将他送出了战圈。

眼见雷伊又要冲回来,阿克大吼:“我也是堂堂一代星球守护者,还搞不定这么一群小喽啰吗?快走吧!牢记,大局为重!一个赫尔卡星都保护不了,怎么保护天下?!!!”

雷伊动作突然顿了顿,深深地望了一眼阿克,飞走了,阿克长出一口气,看向小兵的眼神顿时凛冽起来。

“你们想让我死,可以,但动雷伊,都要付出代价!”

金属的地面上平白刮起了暴风雪,气温顿时骤降。浓浓雪雾笼罩了她的身形,唯留一双闪着冰蓝光芒的眸子若隐若现。

不就是同归于尽吗?

不就是死亡吗?

不就是……永远和他分开吗?

阿克西亚闭上眼睛,眼角落下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

“否极泰来!寒冰化火!”

温度已降至冰点,还在一降再降。

小兵们的表情充满不屑,难道这个蠢女人不知道它们是机械系的吗?机械克冰,温度再低有什么用?

温度降到绝对零度的时候,阿克睁开了眼睛,此时她的眼睛却变成了诡异的红色。

温度一瞬间突破8000摄氏度,这就是否极泰来的威力,小兵们还没来得及惨叫,就消失在火焰里。

阿克的眼睛恢复了雪青色,她笑着哭出来,长长的睫毛上缀满了泪水。

“对不起啊雷伊,我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再见吧……”

火焰吞噬了她最后的话和姣好的面容,寒风卷走了火焰,吹干了地上的水迹……

只是,你的未来再也没有我的身影,仅此而已。

后记:当年赫尔卡星叛乱,当代雷神召来了谱尼作帮手,只用了三个月,战争便不了了之。

不过据当时将士回忆,战争的后半期雷神几乎没有出现过,有一种说法是,塞西莉亚的冰雪女王牺牲在赫尔卡的战场上,雷神为了给她送行,请来了谱尼,将战争的后半场交给了谱尼。

这话当然半真半假,不过,赫尔卡的雷神殿里,长年竖立着一座冰雕,冰雕栩栩如生,雕的是一位长裙系着发带的俏丽女子,终年不化。

【题记中“雷伊的创造”的梗来自赛尔号游戏】
【禁吐槽】

今天是短发的蓝蓝和男友力爆棚的少侠

同人文的真相

善待文手,谢谢

奚晚:

对的 请叫我傻白甜写手😂


镇东੭ ᐕ)੭*⁾⁾:



z泛夜星沉:







琥珀♪杚鸟夫人:















纸箱☆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是的 请善待文手 谢谢…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虹蓝小甜文【太平以后】(复健ing)

已闲下来多日了。


挑开层层纱幔,我习惯性地去摸床边的冰魄,却摸了个空,恍惚半日方才反应过来。


“唔,天下已太平了。”


“宫主,清水已备好,可要奴婢助您洗漱更衣?”能干的新任管事宫女紫娟已立在床头,手上托着的正是原先我那身鹅黄襦裙。


“这是几时了。”“报宫主,已是辰时了。”我虚虚向门外望了一望,果不其然,白衣少侠已立于门口,狭长的眼角带着笑意。“若再不起,早膳我就投与湖中喂鱼了。”


我恼道:“天下无大事再劳虹大少侠关心,现在倒是来管着我了,真真是没有点借宿的样子。”虹猫走到近前,使了长虹剑柄敲了敲我的脑门子,“习武之人,一日不可懈怠。”


剑柄上我编的剑穗晃晃悠悠,一滴带着凉意的水珠儿落于我鼻尖上,“你又是卯时出去练剑了罢。”我伸了手将他冰凉的双手挽进被窝,“这可是山巅,寒气重的很,莫约半日就要着了风寒。”紫娟识相地退了出去,虹猫抽出一只手挑起我的一缕长发,“你也在这玉蟾宫待了十几年,自然知风寒又算得甚么。”


捂暖他那一双手,我红着脸将他推出门外,“紫娟,更衣!”


“我倒想不出,你一身好修为不到乱世,除了给蔬菜保鲜就没有半点旁的用处?”虹猫蹲在我近旁,见我不停将大片蔬菜肉类冰冻再送入地窖,忍不住出言笑我。


我头也不抬,“那虹大少侠现在倒是空的很,不如用你那一身好修为去厨房帮着紫娟生火罢。”虹猫笑:“你倒是吃不得半点亏。”我一昂头:“自是。”


虹猫默了半刻,从怀里抽出一只信封抛与我,“这几日你只忙宫内之事,外界动乱我本不想同你说,以扰你心烦,但这封信是点明了要你亲自拆了。”我接过信封,边拆边打趣他:“莫不是你给我的情书么。”抖开信纸,娟秀小字瞧着但是舒服,“信上讲得甚么?”我瞟了一眼落款,道:“雪狐山来的信,说是雪狐一族族长亲邀冰魄剑主探月阁一聚,若是长虹剑主亦在玉蟾宫务必一同前往。”


虹猫皱了皱眉道:“天下安定还未过多久,怎的雪狐一族又来搅浑水?再者我一直对外称居在西海峰林,他们又如何知晓我在玉蟾宫?”


我把信纸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没理他的疑虑,快嘴的小宫女已经抢先答道:“少侠与宫主的佳话现在江湖上怕是人尽皆知,那雪狐在西海峰林寻不得你自然是想到了我们玉蟾宫……”旁边眼疾手快的同伴赶紧拍了一下她,可大略意思我们都听得懂了。


虹猫低着头拨弄一根可怜的葱,不再言语,亦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一旁的小宫女已吓得瑟瑟发抖,我投以安抚的一笑。


接着的半日我们都不再交谈,但凡见面就要陷入诡异的沉默。


傍晚用过晚膳后,我独一人于院中纳凉,顺带赏一赏玉蟾宫的落日。再回头时,虹猫正坐于我身边一派镇定地喝茶,我却险些将嘴里的茶水喷出来,“你那一身踏雪寻梅的好轻功用着吓我委实是得心应手。”虹猫淡定地喝了一口茶,道:“你这一天统共来了八趟后花园,我不晓得,这后花园有何好看的。”我忍住把他扔到山下喂老虎的冲动:“少侠好兴致,一天闲的没事就跟踪我。”


虹猫轻笑道:“早上见你是被吓得狠了,一天都不与我说话。”我气结,愤然道:“不是你问那怪的问题,天天缠在玉蟾宫,怎会生出那么多流言蜚语?”虹猫放下杯子,笑容渐隐,“你可是在怪我纠缠不休?”片刻兀自笑起来:“啊,这么讲倒像个混混。”


我也放了杯子托腮看向虹猫,欲言又止,虹猫眼神放空,凝向远处落日。余晖映得他脸庞轮廓分明,即使已经看了这俊脸一年有余,我还是忍不住感叹一声妖孽啊妖孽。


虹猫噗嗤一声笑出来,我被他笑得一愣,只听得他带着笑意呛我:“看够了吗?”我下意识答:“没。”


这下我并虹猫都愣了。


未几,虹猫缓缓道:“傻姑娘,这话当是我来讲才对。”


我忽然觉得心砰砰乱跳,忍不住道:“你开甚么……”


“玩笑”二字还未出口,虹猫已不容置疑地打断。


“蓝兔,我心悦你。”

报道

想到好像很久没上lo了


emmmmmmmm


我就是来说一声我还活着


因为学校住宿原因短期退圈





其实主要还是懒吧


没事


只要我还活着


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等我


【笔芯】

关于懵懂

【苦逼的住宿生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又是一篇短小】 【情感线出现请注意】

《春冢》放完了,还有自己的舞蹈视频,自己演过的电视剧,各种演唱会......

鹿晗有点懵了,看着屏幕好一阵没有声响。

其实他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向易烊千玺告白被拒的场景,次数多到让他想干脆就这么暗恋也挺好的。这么看来千玺也是喜欢自己的?这突如其来的惊喜鹿晗没能承受住。其实还是自己自作多情吧,鹿晗想,千玺也是无聊才会做这个的,反正现在两个人是同一战线,多了解了解队友也是正常的。

到底是喜欢还是仅仅是了解呢?鹿晗不愿意去多想。

维持现状就很好很满足了,多说只有徒增尴尬,搞不好两人的关系就此决裂了也说不定。

鹿晗长这么大第一次怂了。

轻手轻脚地走到易烊千玺房门边,把门打开一条缝小心翼翼地往里望,易烊千玺缩在被子里睡得正香,鹿晗沉默着凝望了好久好久,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掩上门退了出来。一串动作做得半点声音没发出来还很流畅,要是被老高看见少不了笑他三天。

鹿晗啊你怎么怂成这样啊。

易烊千玺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撑着爬起来还是晕晕乎乎。以后绝对不能熬夜了。他暗暗下定决心。

不巧他立了个flag。

拉开窗帘,阳光争先恐后地拥进屋子,一片明晃晃弄得易烊千玺睁不开眼,“好冷。”狠狠地打了两个冷战,易烊千玺转头就窜进了被子里。“冬天的太阳真的是一点温度都没有啊。”易烊千玺哈出一团白气,看着它散在阳光里,再哈一团,再哈一团......

鹿晗刚走进房间就看到一个小傻子趴在被窝里哈白气玩。

“我说易烊千玺你是不是傻?”鹿晗把窗帘拉上,转身居高临下看着他,眼疾手快掀了他的被子,“快换衣服起来,这么晚起你不饿吗?”易烊千玺抱着被子打了个滚,成功夺回被子掌控权。“饿,你做了啥吃的?”鹿晗也不说话,自顾自走出门。易烊千玺抱着被子在后面追:“你买什么关子啊,真讨厌!”鹿晗脚步一顿,突然转身连人带被子把易烊千玺打横抱起,扔到床上,“衣服穿好再过来。”说罢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易烊千玺持续懵逼中,“鹿晗哥你今儿没吃药吧。”

鹿晗心烦意乱地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团浆糊。“日与月夏与冬更迭难休......”手机铃偏偏这时响了起来,“喂?”

“砰!”巨大的关门声震得易烊千玺一抖,他赶紧披着鹿晗的大衣跑出去,桌上精致的早餐兀自飘散着香气,电视节目上闹哄哄地放着音乐,可房子里空荡荡地哪还有什么人。

“鹿晗?鹿晗?”

emmmmmmm我真的很想更大粗长 可是天天被老妈老师盯得那么紧我也没办法啊 所以各位请见谅哈

关于依恋

【是不是要转入感情正篇了?】
【感情线?不存在的】










电视剧播出后,易烊千玺彻底闲了下来,每天无所事事。这让习惯忙碌的他很不适应。



某天,鹿晗刚睡醒,起床打开房门,“千玺?!!!”客厅里趴在桌子上熟睡的家伙吓到了鹿晗。易烊千玺被吵醒了,“啊?鹿晗哥,早啊……啊~~~~”话还没说完,一个大大的哈欠就冒了出来。鹿晗看看睡眼朦胧的易烊千玺,再看看光着上身的自己……



脸红了。



那一刻,光速也没有鹿晗冲回房间的速度快。



“千玺,你怎么回事,不好好待在自己家睡觉,跑我家来干什么?”鹿晗仔细打量了一下易烊千玺的黑眼圈,“下次我可以考虑推荐你去演熊猫。”为了强调一下,还补了句:“很像。”易烊千玺挥挥手继续睡,嘟嘟囔囔:“鹿晗哥别吵......让我再睡一会,我早上五点才睡的......”



鹿晗无奈抚额:“你明明没事干,干嘛这么晚睡?熬夜对身体不好。唉,算了,去我屋里睡吧,天这么冷,小心着凉。”易烊千玺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揉眼睛反驳:“着什么凉啊,你不也是裸睡吗?还光着膀子出来......”



下一秒,易烊千玺被恼羞成怒的鹿晗扔到了床上。



“说谁呢?”鹿晗的帅脸近在咫尺,吓得易烊千玺睡意全无。“鹿鹿鹿晗哥,你你你你干什么?”【日常面对鹿晗就结巴1-1】“惩罚你。”鹿晗这人啥都好,就是说话不过脑子。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鹿鹿鹿鹿晗哥......我睡了哈......”易烊千玺索性眼一闭装睡,鹿晗也一下子从那个诡异的姿势解脱,二话不说关门离开。



“我在干什么?他还小吧,诶,真是混账。”鹿晗想。



“鹿晗哥在干什么?我好像受了,这可不行,下次要攻回来。”易烊千玺想。



打开桌上的电脑,鹿晗脑子里乱成一锅粥,鼠标盲目地乱扫,不经意间点开一个窗口。“《春冢》精彩片段整理,不足部分整理......《春冢》收视率计算......千玺忙了一晚上,弄了这么多?”视线下移,一个奇怪的视频正放到一半,出于好奇,鹿晗小心翼翼把音量调到最小,继续视频。



“砰!”鹿晗被自己吓得一抖。电脑屏幕上满身尘土的自己傻傻地抬起头。



接着是自己在草地上和千玺一起躺下的画面,还有两个人并肩而立、两个人一起认真地算账,不过算下来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画面更多些。



千玺,他剪这些片段干什么?










猜猜到底谁先告白哼哼

wuli千玺能不能反攻成功呢?

请听下回分解~

【不接刀片谢谢】